蘼芜

| 骸云 | 盾冬 | 德哈 |
-可逆不拆-
冷cp爱好者
总有一天会冻死在北极圈

【旌时旌】只有相随无别离

邪教!邪教!不吃的慎入!!

 

-全篇元时视角

-差不多算是元时→平旌

-大型OOC现场,慎入

(我还是为了我最爱的邪教cp自割腿肉了)

Summary:就是一个小皇帝一直想见小皮筋,却忍住不去找的故事。

 

 

So,不怕雷的就来吧...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萧元时第一次遇见萧平旌的时候才刚三岁,刚刚学会走路的太子殿下不喜欢让宫人抱,跌跌撞撞的在皇宫里跑,他个子低,视野低,一下便撞进了一个人的怀里。

他一下被那人抱起,听道:“微臣萧庭生,参见太子殿下。”

彼时长林王正值壮年,一双臂膀很是有力,太子殿下稳稳当当地坐在他的伯父怀里,看见了长林王身后的小少年。

那少年十岁左右,面如冠玉,对上太子殿下的目光没有躲闪,反而咧开嘴笑了,露出两颗明晃晃的小虎牙。

之后大伯父似乎和他说了几句话,他记不清了,只记得那个小哥哥在临走时摸了摸他的头,随即被长林王训斥:“不可对太子殿下无礼。”便被父亲拽走,可离开的时候还在笑着冲他眨眼睛。

 

 

01

年轻的皇帝在夜色中睁开了眼睛。

半年前,萧元启发动的宫变虽以失败告终,但也给大梁朝廷造成了不可逆转的伤害。包括内阁首辅在内的大批朝臣遇害,太后自戕,东湖羽林急需整顿重编……百废待兴,萧元时宫中的灯火常常彻夜不熄。今晚算是这两三日来的第一次入眠,然而,他却梦到了年幼的他和萧平旌。

今日是朔日,窗外夜色如墨。萧元时再无半分睡意,起身披衣,并没有惊动宫人,点亮了案上的烛台继续看白日堆积的公文。

如今萧元时身边已经没有一个能劝他早些入睡的人了,孑然一身,那些少年人应有的不成熟的小脾气在他的身上早就无影无踪。他还未及弱冠,更生长于深宫,却丝毫不像温和的先帝,反倒更似武靖帝的凛冽岿然。

今晚梦到了萧平旌,他思绪繁杂,冗长的文书再也看不进一个字。索性提起笔,开始写信。

 

平旌哥哥,如今金陵朝局依旧纷杂,我看着那些公文实在头痛,想你如今游历山水,定时不如我这般枯燥乏味。元嘉已经懂事了,我便尝试着让他学着处理一些简单政务,元佑还是一团孩气,喜欢被我抱着抛,就像当初你和我玩的一样。

你离开金陵后,我常常做梦,梦到你我幼时,不知你此时已游历至何处,不知你可否想起金陵城的故人。

 

萧元时放下笔,待信纸上的墨迹完全干透后,将纸放在了案上的烛火前燃烧殆尽。

 

 

02

“陛下,长林王寄信来了。”

荀飞盏递上信,清晰地看到了萧元时的脸色一下子明亮了起来。

萧元时随即便不顾那些成山的公文,急切地拆开信便读。信不长不短,大多记载了些萧平旌游历的见闻遭遇。一目十行地看完,萧元时笑着对荀飞盏说道:“荀大哥,平旌哥哥说他前几日战胜了琅琊榜第四高手乾坤掌张守坤,仅居于你之后,不知你如今可还有信心胜他?”

荀飞盏也笑道:“他自小何曾在我这里胜过一拳半掌,他这半年行走江湖,我的功夫却也没有搁置,怎么说也是我胜的几率要大些。”

“荀大哥的身手朕自然知晓,可朕反而是希望平旌哥哥胜。”萧元时愈发开心,“他的剑法习自琅琊阁,本就飘逸灵动,如今境界增高,想必更是飒沓。朕真是希望能亲眼目睹。”

自从萧元时登基,荀飞盏鲜少能看见他如同少年人一般开心。近年来金陵城风云骤变,老长林王、荀首辅、太后一一去世,他便更加的不苟言笑。只有在萧平旌寄信来的时候,荀飞盏才能意识到他不过是个十几岁的孩子。

荀飞盏斟酌着,说道:“陛下如此思念长林王,不如由臣寄信一封,想必平旌他是乐意回来看望陛下的。”

没想到,萧元时的笑容立刻消散下去,荀飞盏不明所以,正欲躬身请罪,听见皇帝说道:“荀卿,他如今寄情山水逍遥自在,金陵城又并无事端,我何苦去打扰他。”他顿了顿,“况且金陵城对于长林王来说,只不过是丧父丧兄的伤心之地,你我不必让他来此触景伤情。”

萧元时珍重地将信收好放入怀中,没有说出最后的话。

如非必要,他恐怕此生都不再愿意踏入金陵城半步。

也不愿再次见到我。

 

 

03

转眼间萧平旌已经离开金陵两年了,两年来,他书信未断,被萧元时一封一封的收好,已经攒了一厚沓。信封边角毛糙,显然被人摩挲了很多遍。

萧元时也一直在给萧平旌写信,只不过没有寄出去过一封。

是夜,窗外月华如水,金陵近日阴雨绵绵,竟难得在今夜看到了一轮满月。

 

平旌哥哥,金陵这几天一直在下雨,今夜却难得是个晴天。白天上朝的时候几个老头居然向我提起了立后的事情,大道理讲了一通,可我一点这方面的心思都没有。先帝时,即使和善如淑妃娘娘,依旧落得那样的结局,母后更是在宫中被心魔迷了双眼。我又何必去祸害别人家的姑娘,让她们进到这里来呢。

现如今金陵安宁,百姓和睦,我在宫中除了孤单些也没什么不好,兄长无需担忧。

万望兄长康健,幸甚今夜月圆能与君共赏。

 

萧元时停笔,取出一直放在案上的木匣,里面整齐地放满了萧平旌送来的信。他呆愣了许久,忽然自语道,“我要去找他。”

他立即从案前站起,急忙披上了外衣穿好鞋袜向门外走去。宫中的内侍不明所以,只得亦步亦趋地跟着。萧元时的内心从未如此急切过,他现在就想奔到琅琊山上看到他。平旌哥哥不愿意回到京城,那么他去找他就好。

年轻的皇帝没有停歇,一路跑到了宫墙之前,远处的钟楼突然传来了浑厚的钟声,宛如晨钟暮鼓,萧元时顿时停下了脚步。

我这是疯了么。萧元时不禁想道。

他默默转身,对跟在他身边的宫人说道:“今晚的事情不要告诉任何人,尤其是荀卿。”

 

走进寝宫,他看见案上的那封刚刚写完的信,随手递给了一旁的内侍:“烧了吧。”

 

 

04

建平三十一年,已是两鬓斑白的禁军统领荀飞盏跪在病榻前,榻上是行将就木的皇帝。

“陛下,我已传信给长林王,三日前他传书给我说正在快马赶来,想必马上他就要进了金陵了。”

他回来了么?榻上的皇帝突然剧烈的咳嗽起来,双眼牢牢地盯住了宫门口,就像他幼时在东宫期盼他的平旌哥哥早些来找他玩一样。他们已经三十年没有见面了,萧元时有很多的话想告诉他,你寄来的每一封信他都留着,我几乎每夜都会给你写信,可是我都烧了,可如果你想听我也许能背下来,长林王府也一直派人打扫,和当年景象一模一样,你能不能多在金陵留一段时间?

可是现在他自己却已经没有时间了。

 

 

萧平旌行至宫门口的时候便听见宫墙内敲响了钟声。他顿时愣在了原地,双目满是难以置信的悲痛。元时才刚刚四十岁,本应正是壮年。

三十年前他离京归隐,竟没料到会是永别。

 

 

建平三十一年,梁景帝萧元时崩。景帝一生励精图治,勤勉自持,不设后宫,无子嗣,嗣位燕王萧元嘉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*题目出自吕本中的《采桑子》

“恨君不似江楼月,南北东西,南北东西,只有相随无别离。”

不行...感觉写的好垃圾啊,顶锅盖逃

 

评论 ( 23 )
热度 ( 114 )
  1. 金盏花蘼芜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为何总是萌上极圈?

© 蘼芜 | Powered by LOFTER